小米科技入股美的,把位於順德北滘鎮的美的集團總部推到聚光燈下。外界的喧囂未影響到美的集團家用空調事業部的日本專家花牟禮,他埋頭修改著手頭的工業設計方案。投資30億元的美的全球創新中心破土動工,未來將有1萬名像花牟禮這樣的高端人才在這裡研發、辦公。
  在經濟新常態下,珠三角專業鎮正成為掌控行業話語權的供應鏈中心,從上游的研發、設計環節到下游的品牌銷售乃至財務管理環節都在這裡聚集。
  一個靠加工製造的時代正在成為過去,以“城市升級引領轉型發展”的產、城、人融合的發展戰略,在廣東悄然破題。
  ●南方日報記者 鄭佳欣 張培發 黃少宏
  製造業之變
  產業鏈向研發設計延伸
  在美的製冷中央研究院,一批來自日本、韓國的工業設計師,正將全球時尚設計元素融入工業產品之中。花牟禮參與了其中很多產品設計,也帶領培養新的設計師,這讓他感覺很充實。
  隨著生產要素成本上升,珠三角傳統製造業面臨轉型升級難題。北滘開始謀劃轉身——通過產業轉型升級,以城市化帶動區域發展。舊廠房被改造成廣東工業設計城,每天有1200多名設計師在這裡上班。韓國GO設計公司總經理金燕被派到廣東工業設計城開設獨立的設計公司,像這樣為就近服務製造業而來的設計公司還有很多。
  “現在,這裡每年可以為企業提供6000多件創新設計產品,設計收入超過5億元,拉動經濟增長500多億元。”廣東工業設計城相關負責人說。
  至少14家企業在北滘“預定”總部,美的、碧桂園、怡和中心等捷足先登,總部大樓吸引著諸多製造業上游的設計、商貿企業進駐。“製造業上樓,是阻擋不了的趨勢。”北滘首座中小企業總部大廈怡和中心負責人黎鏡波說。
  引導產業鏈向研發設計、總部經濟延伸,全產業鏈轉型路徑讓城市與產業同步升級,提高了城市經濟輻射力。
  每天,北滘都與全球各地發生千絲萬縷的聯繫,向品牌延伸的製造企業紛紛實施全球化戰略,外籍客商到訪北滘交流已是“家常便飯”。最近,黎鏡波頻繁出國,組織國外政要、企業家、專業人才訪問順德,他打算將怡和中心打造成國際化平臺。
  同時,在東莞虎門,轉型的故事也在上演。
  十幾年打拼,曾慶明從街邊流動小商販做到年銷售額達數千萬元的服裝品牌創始人,在虎門服裝周上,他將自家服裝最好的款式給名模試穿,希望打響自家品牌。曾慶明現在想得最多的,是怎麼借助電商平臺,為企業註入新動力。
  專家發現,在今年的虎門服交會上,服裝已經不是唯一的話題,其中,透露出的是產業與城市轉型升級的願景、營銷變革、時尚潮流走向等。
  其中,城鎮化水平的提升至關重要。虎門鎮經濟科技信息局副局長陳潤霖介紹,2013年,虎門騰挪出一批舊廠房打造電商產業園,將散落在出租屋內的服裝電商企業集中統籌管理,推動孵化國內知名網商品牌。虎門全鎮電子商務交易額達219億元,由虎門發出的快件便達1.77億票,發件量位居廣東鎮一級市場首位。
  從北滘到虎門,兩個專業鎮借力城市升級,從生產環節通過向上、下游延伸的升級路徑,正是廣東新型城鎮化的鮮活註腳。工業化和城市化相互驅動,聚集效應驅動製造業升級、服務業發展,進而推動產業升級和轉型,成為新常態下的增長亮點。數據顯示,2014年前三季度,廣東第三產業實現增加值22964.62億元,同比增長8.0%。
  城鎮之變
  珠三角城市融合加速
  除去霧、霾等特殊天氣,花牟禮站在美的總部大樓上,透過玻璃窗向東北方望去,“一年裡有一半時間可看到廣州塔”。
  花牟禮還記得初到北滘的情景:美的總部大樓正在建設,在低矮的廠房旁邊,塔弔飛轉。如今,站在大樓樓頂,觸目所及的多座建築都是國際知名設計所的手筆。
  在這塊迷你版CBD四周,圖書館、音樂廳、體育場、公園、廣場、醫院、五星級酒店和行政中心等公共配套設施星羅棋佈。
  兩年前,在怡和中心落成後,賽意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將總部從廣州遷至北滘,以便就近服務企業。軟件架構師朱國棟駕車到廣州塔附近的分公司,僅需半小時。在朱國棟看來,與廣州的喧囂擁堵相比,小城鎮卻擁有自己的一份寧靜。
  “跟國際上的一些小城鎮一樣,北滘既自覺地接受大城市的輻射,但又保持了小城鎮魅力。”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研究員李津逵說。
  相比北滘的小城鎮風情,虎門考慮的是讓城市變得更便捷。
  今年是意大利客商賈思博連續參加廣交會的第5個年頭。與以往不一樣的是,賈思博並沒有在廣州居住,而是入住了虎門豪門大飯店,享受到同樣甚至更為優質的服務,住宿費用卻不及廣州同星級酒店一半,交通還很方便。
  得益於珠三角交通一體化和城市融合加速,5條軌道交通項目將經過虎門,讓這裡成為全國少有的擁有2個高鐵站場、3條軌道交通交會地的城鎮。
  “以往,受交通條件、產業環境等因素限制,優質的人才、信息、技術、知識和資源都集中往大城市靠攏。”虎門鎮委書記葉孔新說,隨著跨區域交通等基礎設施網絡的完善,中小城鎮商務成本較低、人力資源成本低廉的優勢在後續發展中將愈加凸顯。
  在廣州南站乘坐高鐵、城際軌道去往廣東各個城市,在風馳電掣的列車上,人們會見到車窗外大城市與中小城市、城市與城鎮、城鎮與鄉村連接起來的場景。
  “珠三角城市群的快速發展和一體化進程的推進,使得各城市間的交界區相互建設交集,形成城市空間連綿發展區。”在區域規劃專家、暨南大學教授胡剛看來,這正是廣東新型城鎮化發展的突出表現。
  市民之變
  “過客”成為城市新主人
  在北滘,花牟禮已經能講幾句簡單的中文,逐漸成為“新順德人”。閑暇時,他會約上三五好友喝早茶。
  越來越多像花牟禮的高端人才來到北滘。美的研發中心將面向全球招募高端人才約1萬人,其中1/3是碩士、博士。以人均20平方米計,北滘總部經濟區將至少可以“裝下”5萬名高端人才。
  與改革開放初期的“星期六工程師”不同,決定在北滘買房的金燕說,她看好小城的發展,“這裡具有慢生活的感覺,讓你可以靜下來思考一件事情,或者研修自己想學習的專業知識”。
  新型城鎮化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人的城鎮化”。廣東正在直面這一問題。
  在一家服裝貿易公司堅守12年後,湖南姑娘陳麗敏終於盼來了這一天:趕著2014年的尾巴,她通過積分入戶成為一名虎門人。“小孩早幾年就通過積分入學在這裡上了學,現在又能入戶,我更加堅定要在這裡扎根。”
  作為製造業大鎮,虎門的戶籍人口僅有12.8萬人,常住人口卻達到65萬人。從2009年開始,虎門著重從新莞人最關心的入戶、子女就學、醫保等問題入手,逐步普及普惠性公共服務均等化。昔日游離於城市公共服務體系之外的異地務工人員,正在逐步享受到就業服務、技術培訓、子女入學等服務。
  方向漸明。《廣東省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征求意見稿提出,珠三角要逐步實現在城鎮穩定就業的異地務工人員獲得與城鎮戶籍居民同等的社會身份和權利,將推進全省農業轉移人口享有基本公共服務。
  廣東這片改革開放的熱土,正在以改革破除新型城鎮化的體制機制障礙,為中國新型城鎮化註入新的思維。  (原標題:產城人融合 廣東城鎮轉型發展破題)
創作者介紹

pcsnpjdufq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